探路者  的分享
 Ta的等级:23

2018《红周刊》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股东会后对话芒格(三)
发表人:探路者 发表时间:2019-01-06 13:20:54     

95岁的芒格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投资思想家。他和巴菲特一起联手创造了伯克希尔·哈撒韦51年间年复合增长率达19.2%的奇迹。巴菲特形容芒格:“这个人用思想的力量,拓展了我的视野,让我以非同寻常的速度从猩猩进化到人类,否则我会比现在贫穷得多。”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这是今年5月份,《红周刊》在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会之后,对芒格进行的长达两个小时专访。

工作、生活和学习


《红周刊》:作为天地间有情感、有思想的存在,您觉得一个人怎样生活才是更有意义的?


芒格:其实挺简单的,过好每一天就行了。如果要做好人,就坚持每天都做个好人,一天只能过一次,坚持到足够的天数就变成好人了,也就会有好的生活。


如果我想要戒酒,就每天坚持不喝酒,坚持到足够的天数就戒酒了。如果想要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就把每天过得有意义,坚持足够的天数,人生就变得有意义了。


《红周刊》:说说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吧。您和沃伦先生多久见一次面?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你们互动频繁甚至需要见面探讨?


芒格:我和巴菲特也不是经常见面,主要是通过电话聊天。我们不会特别的急,所有的事情都比较慢。


举一个例子,我们公司去年的净资产增加了650亿美金,我们公司增加了多少人呢?一个都没有。我们之所以可以那么长时间不见,是因为没有任何官僚体系,也没有中间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就是有事就聊,没事就不聊。


《红周刊》:芒格先生,您一年读几本书?


芒格:噢,他们知道我喜欢书,送给我许多书。我一周读二十本书,我有许多书,什么类型的书都看。我读了许多传记,一些历史方面书籍,我几乎不读小说。

*--end--*

价值投资者为什么长寿


《红周刊》:在投资界,价值投资大师普遍长寿,您和巴菲特先生就是价值投资长寿的代表,您今年95岁、巴菲特先生88岁。这是偶然的,还是与做价值投资有关?


芒格:我们来分析一下,在美国,谁长寿?是教授、法官、价值投资者。谁短寿呢?是记者、酗酒的人、过度吸烟的人(笑)。


在美国,记者倾向于吸很多烟,喝很多酒,他们有许多事情要赶时间,什么时间要完成什么事情。总是处于压力之下,所以有的人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而法官只是坐在那里,遵循法庭的规则,时间以自己的时间为准,而不是其他人的什么规则,没有人命令或告诉他们该做什么,需要作出判决。而律师就不是,有些诉讼律师也年纪轻轻就去世了,有许多压力,许多问题,时间不由自己支配。


那么回到投资,价值投资者是让市场来为我们服务。如果是那种短视的、赌博一样的交易员,情况是最糟糕的,他们压力山大、每个时间都想着赚钱,而且他们大多喜欢抽烟、喝酒,所以说短期交易员“走得最快”。


我知道我正在和一位记者谈话(笑),如果你不喝酒不抽烟,那么你(指记者)会长寿。但比较来说,我还是认为大学教授更长寿(笑)。


价格回归价值的神秘之处


《红周刊》:芒格先生,接下来和您交流的问题是国内职业投资人否极泰基金的总经理董宝珍先生在投资中的困惑。因为一些突发原因他未能来现场与您交流。


李录:他是送你15年茅台的人,我只送您5年的茅台(笑)。


芒格:任何送我“15年茅台酒”的人,就是我的人啦。如果他有任何问题,我都会很高兴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哦,我要问李录,为什么你送我的酒这么便宜!(笑)。


《红周刊》:我会把您的原话转达给董宝珍!他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价格回归价值的。美国曾有议员问格雷厄姆:“是什么力量使价格最终回归于价值呢?”


格雷厄姆说:“这正是我们行业的一个神秘之处。对我和对其他任何人而言,也一样神奇。但我们从经验上知道,最终市场会使股价回归于价值。”


格雷厄姆先生没有给这个问题提供答案,导致价值投资理论大厦缺少了最重要的一根支柱!芒格先生您能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吗?


芒格:如果你不断使某种事物越来越有价值,某些聪明的人会注意到这一点并开始买入它,所以,这是非常自然的。


当事物变得有价值时,它就会被认为是有价值的。比如,雪佛兰汽车,买一辆10年的旧车的花费只相当于一辆新车的三分之一,但每个人都知道一辆新雪佛兰比一辆10年的旧车值钱。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就会认识到价值。


虽然疯狂的股票交易者短期会做出疯狂的事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会取胜。


想一想,我们在伯克希尔并没有做什么,但是有大量资金投入到我们的股票中,我们从10万美元开始,很快我们就有了1000万,而现在我们的股票值得更多了,最终股票价值会增长是很自然的事情,重要的是时间。


格雷厄姆说短期来看股票市场是一台赌博机器,但长期来看它是一台称重机。市场在长期内将会搞清楚真正的价值是多少。


李录:所以在这个市场中最重要的就是时间,有了足够的时间,价值才能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尤其价值增加的时候就会被发现,这个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情绪博弈的重要性


《红周刊》:伯克希尔选接班人的条件是:第一,独立思考;第二,情绪稳定;第三,对人性和机构的行为特点有敏锐的洞察力。


请教芒格先生,在这三个条件中,我们自然地得出一种认知,在伯克希尔看来投资最重要的是人性博弈,是情绪博弈,而不是说对企业的基本面或估值的一个判断。


那么首先在做投资上控制的是这个情绪。是理性方面的事情。不是预判企业未来。这种理解对吗?


芒格:绝对是这样。人性在一个大型官僚体系中会做出糟糕的决定。如果你不了解人性会在大型官僚体系中是会做出糟糕的决定,你给予这些决定的尊重会超过它们应得的尊重。


它有助于你理解,人性在什么地方会自然导致不良后果,你要避开他们,任何事情你都应该这样做,来预测和适应现实。


现实情况是,如果你和一个大型官僚体系打交道,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而且令人不快的任务。你能够越早明白如何与其打交道,你的情况就会变得越好。在任何事情上你都应这么做。预测现实,适应现实。


李录:其实他的核心的观念实际上都是理解这个世界本来是什么样就把他理解成什么样,而不是理解成你想要看到的样子。


《红周刊》:那么就是说用理性去战胜人固有的动物的本性是投资的本质吗?


李录:不能说是本质,应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红周刊》:就是它优先于对一个公司基本面的研究。


李录:是的,这就是刚才芒格先生所讲的,理性的态度比知识、技能、耐心更重要。


运用25种误判心理学的重要性


《红周刊》:芒格先生的《穷查理宝典》一直在强调学科交叉的重要性,也提到了最重要的心理学。芒格先生说:“在所有人们应该掌握却没有掌握的模型中,最重要的也许来自于心理学……”


芒格先生给了我们25种人类误判心理学的模型,让国内职业投资人受益匪浅。您提到了人心理失衡的时候会一塌糊涂。心平气和的时候就会顺利前行,这个心态决定了投资人的命运。


可不可以说资本市场的财富表面上看是企业创造的。本质上是我们的心灵上创造了财富?如果是,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心灵特质,并且怎么样去获取这样的心灵特质。


作为职业投资者,如何避免那些误判,使自己保持正确的心理状态,去分析信息和学习进步呢?


芒格:那些内容来自所有大学的心理学入门课程。他们都不学,他们在大学里教这门课,没有人注意听。如果你没学过,交学费大学就可以教你。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和思考这些问题。我用我自己的例子去和大家说,不去思考这些问题后果有多严重。


正如我在书中(《穷查理宝典》)所说,几十年前有人向我报300股Belridge Oil(贝尔里奇石油公司),每股只要115美元,当时我看了这个公司之后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买卖。我买了这些股票,因为我手头有钱。


过了一天之后,又说还有1500股可以买,以同样的价格。然而这时我没有现金了,需要卖一些其它的股票,我是可以做到的,但我感觉比较麻烦就没有买。


现在回过头来才发现,没买那1500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后来涨了很多。


备注:《穷查理宝典》提到,在芒格买入300股Belridge Oil公司股票不到2年后,壳牌收购了Belridge Oil公司,价格大约是每股3700美元。这一部分属于25种误判心理学的第十四种误判,即被剥夺超级反应倾向,在这种倾向中,经常因为小题大做而惹来麻烦。


今天这个错误加上机会成本大概让我损失50亿美金。我现在就会增加50亿美元的财富,如果我买了那1500股。去买入300股,并没有使我感到不便。而考虑是否买入另外1500股是我的判断出了问题。


这是一个比较愚蠢的决定,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决定之一。这个正好补充刚才你们问的,我最失败的投资是什么。


在刚才那个决策中,股票的价格并没有被高估。只不过购买股票有点不方便。这种不便使我没有采取更多行动。


还有一个问题,甚至是更遭的问题。掌控这家公司的人,是一个古怪的人,酒喝的很厉害。但是,公司的油田又没有喝酒。


所以,我因为两个心理原因,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我过于纠结那个人喝那么多酒的事情。而对于那个油田有多么好这件事却想得过少。我过于考虑支付的不便,却太少考虑基本的情况。


所以,我把事情搞砸了,但是这件事应该对你们有激励作用。你可能会在人生重要机会到来时没有抓住它,但仍可以补救。


想想那些第一次婚姻很糟糕,却有着很好的第二次婚姻的人,许多事情可得到挽回。


李录:他就是说这些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真的是要很认真的去学习,才能够变得更加理性。


买入优秀的公司比烟头理论更高级


《红周刊》:您提出的以合理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的理念,强烈地影响到巴菲特先生,巴菲特先生说,这让他实现了从大猩猩到人的转化!


大猩猩显然是不如人更高级的,格雷厄姆的烟头理论和你主张的以合理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的理念有如此大的实质差别吗?以合理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这个理论为何更高级呢?高级在什么地方?


芒格:巴菲特说得对,你可以直接进化到人类,可以不经过大猩猩模式。


良好的公司不断努力工作,最终价值会增长得越来越大,你(作为投资者)什么都不用做。伟大的公司最终将获得越来越多的收入,你什么都不用做。


而平庸的公司却不是这样,所以你的远见这一点会对你有帮助。这一点很重要。


这些平庸的公司会引发你很多的痛苦,却创造很少的利润,如果是这样的公司就将它卖掉,直到找到另一家好的公司。在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价格买入一家伟大的公司的股票,然后坐等就行了。


李录(代翻译):那么区别在什么地方呢?那些真的伟大的公司,就是你买完了以后,它的价值会不断的在提高。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坐在那等待就可以了。


那些一般的差的便宜的公司,他不会做这样的,你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各种各样的问题,你的收益也会很少,而且,一旦它稍稍涨出一点,你还要把它卖掉,重新再找机会,不断地去做,这最后的结果不会太好。


伟大的公司找到之后,它本身就会不断地创造新价值。价值本身就会累计回报的方式去不断地增长。所以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耐心地坐那儿等待就可以了。


厌恶杠杆的芒格和巴菲特为何会使用杠杆


《红周刊》:我知道芒格先生您和巴菲特先生一直很厌恶杠杆,那么如果一个100%确定性的机会,您觉得可以使用杠杆么?


芒格:说到杠杆,我们也使用一点,因为我们使用一些保险等工具,是安全的杠杆。我们可以在低点使用买入期权做多,感到紧张时就卖掉股票。我们使用一点杠杆,但不太多,我们不必以股票作抵押借入资金。


如果你给我一个100%的机会,我肯定会用杠杆,问题是没有100%的事情。


假如你有一个富有的叔叔,他没有孩子,他拥有一家巨大的企业且价值在不断增长。他要把这个公司传承给你,这就相当于有100%的确定机会,你肯定要去,难道你还要做别的事情?这就是很安全的杠杆,你对确定的机会要双倍下注。


财富公式来自于那些多年来每周在香港赛马中赚钱的人,每周赚10万元的人,他们有自己的公式,但他的下注不能太大,太大就会改变几率,那是事情运转的方式。当他们确信时就赌多一些,不确信时就赌少一些。很明显是这样。


李录:他就是说,关于这个杠杆啊,其实伯克希尔是用一些杠杆的,因为我们的这个公司呢主要是用浮存金进行投资,浮存金也是某一性质的杠杆。


但浮存金的借贷和一般的借贷不太一样,没有固定的借款人到时间要账,我们完全可以自主,这种情况下的杠杆是非常安全的杠杆。我们不必以股票作抵押借入资金。


因为投资本身呢是没有十全十美的,没有100%的,因为是对未来的预期,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少,绝大部分情况下是没有100%的,在这种情况下,使用杠杆就不是那么安全。但在安全情况下去使用杠杆是没有问题的。


《红周刊》:再次感谢您接受《红周刊》的采访,我的问题结束了。希望下次还有机会采访您。非常感谢!


芒格:不客气。


【阅读:35】 【登录后才可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



正在发送,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