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  的分享
 Ta的等级:23

2018《红周刊》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股东会后对话芒格(二)
发表人:探路者 发表时间:2019-01-06 13:20:40     

95岁的芒格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投资思想家。他和巴菲特一起联手创造了伯克希尔·哈撒韦51年间年复合增长率达19.2%的奇迹。巴菲特形容芒格:“这个人用思想的力量,拓展了我的视野,让我以非同寻常的速度从猩猩进化到人类,否则我会比现在贫穷得多。”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这是今年5月份,《红周刊》在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会之后,对芒格进行的长达两个小时专访。

芒格、巴菲特为何喜欢中国人


《红周刊》:芒格先生谈到了中国和中国市场。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也有一万多人来自于中国,那些问题的话中国其实也是一个焦点。


我记得当时芒格先生回答的时候说,您提到了中国的未来是很光明的,而且已经在中国寻找过。


其实我们特别特别感兴趣的是,中国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投资时节,是不是像芒格先生说的,1973年,1974年,甚至是1982年,让猪猡都可以流口水的时候,中国是不是处在这个时期,然后中国的猎物你们瞄向了什么方向?


芒格:我知道。这非常、非常特别。《纽约时报》采访我时,也问到了我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在中国的这么多中国人对伯克希尔·哈撒韦、对芒格和巴菲特感兴趣?


《红周刊》:您觉得是为什么?其实除了来到现场的,中国国内还有更多的职业投资人虽然没到现场,却全程在关注和学习您。


芒格:也许是书(《穷查理宝典》)的原因。但为何中国人喜欢这本书?我觉得答案是:这本书有儒家的味道。


中国有着深刻的儒家精神特性,要求人们做事谦逊,不管你多么富有或拥有多大权利。儒家精神要求人们不断学习、不断工作、行为要有尊严、有理性、改进已经达到的事情,不断工作。


而这些思想在其他国家是没有的,碰巧沃伦·巴菲特和我的行为方式很像那些非常认真信奉儒家思想的人。


《红周刊》:芒格先生一年读了几本书?大概方向是什么?


芒格:哦,他们知道我喜欢书,送给我很多书,我一周读20本书,我有许多书,我读了很多传记,一些历史方面的书籍。


还有另一个原因使我受到中国人欢迎,因为沃伦和我真的喜欢中国人。你喜欢我,我就喜欢你了(笑)。现在你们会问,为什么这两个奥马哈“男孩儿”这么喜欢中国人(笑)?


《红周刊》:为什么呢?


芒格:有些事情,许多中国人不理解。如果你从一个美国公民的角度看中国,看到的是这样的事情:中国人最初来到这里(美国)是100年前,是为了建设横跨北美的铁路,这条铁路要穿过陡峭山脉的山口。


有很多人当时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后来为了此事,美国引进了大约15000名中国劳工,在那个年代,这些劳工真的把铁路建成了,而美国人自己是建不成的。


岁月流逝,现在来美国的移民,早已不是当年的苦力劳工了。这些亚洲人,如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都深受儒家思想影响,来到美国后,迅速成为了医生、律师、教授、商人等等,在各行各业取得了很大成功。


如我们去听纽约交响乐团的演奏,会看到很多中国人的面孔,交响乐团里曾经没有中国人,但现在看各种最难的演奏乐器很多是华裔面孔在演奏。


这些人很受美国人欢迎,而且他们也不会引发大麻烦,就是不断地获得成功。所以很自然地,我们喜欢中国人。我觉得,在中国大陆的中国人不了解华裔美国人表现有多么出色,华裔在美国人眼中的形象是多么成功。


所以很自然的我们喜欢中国人这件事情当然给美国人留下了非常良好的印象。

*--end--*

备注:北美大铁路:即美国太平洋铁路,全长3000多公里,穿越了整个北美大陆,是世界上第一条跨洲铁路。


这条铁路为美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从一定意义上说,正是这条铁路成就了现代美国。该铁路的修建,凝聚着众多华工的心血和智慧。


铁路1863年1月动工时,计划至少需要14年完成,但最终只用了7年时间。西段1100公里的修建工作,有95%是在华工参加后4年完成的。


火车开通后,从纽约到旧金山只需要7天。法国科幻小说家儒勒·凡尔纳在《八十天环游地球》里说:“如果没有它,八十天环游地球的梦想永远只是梦想。”


所有事情当中有最极端的一件事,没有人能预先料到,也没有人谈到。你们可以在杂志中写写这件事。


以往如果一对美国夫妇没有孩子,就可以去中国领养一个女孩儿。


在美国每一个较大城市中,人们很快知道,领养来自中国的女孩儿,是最佳选择。因为平均来说,这些被领养的孩子可能要比他们自己的孩子更优秀。


每个美国私立学校中都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女孩儿,她们总是获奖,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虽然她们有着贫困的家庭背景。她们遍布美国,这是非常戏剧性的现象。


这会让我们对中国人留下良好的印象。你们(作为媒体)应该写写这方面的事(笑)。


明尼苏达有很多中国女孩儿,她们在交响乐团中演奏那些难度很高的乐器。所以,每个要收养孩子的美国人首先考虑的是不要(领养)美国的孩子,而要领养中国的女孩儿。大多数在中国的人不会了解这种现象有多么极端。


李录:所以把这些东西都加在一起你会感觉到,我们其实在奥马哈,我们两个其实一辈子都是在这出生长大的,那也对中国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好的印象。


生活在大陆的人可能不太能够去理解。从这个角度去看这个印象,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喜欢中国,喜欢中国的文化。


他们也很想知道,对你问题第二部分的答案,从你的角度看到,中国的证券市场现在是什么阶段?类似于1973年、1974年或1982年?他们要我们两个都会打这个问题,您先请。


芒格:对于投资者来说,拥有更多的价值就是你买入中国最好的公司,或者买入美国最好的公司。我认为以当前的价格来看,比较中美两个证券市场,我认为中国最好的公司当前的价格要比美国最好的公司价格便宜。


所以,中国人不必去国外寻找好的投资,在自己的国家里就有很多机会。在中国有一些非常优秀的公司,目前价格非常合理。(《红周刊》采访芒格先生的时间是奥马哈时间2018年5月6日。)


李录:中国现在正处在一个转型期,我们经历了大概40年高度增长之后呢,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新兴的转折时代,在这个转折时代会经历各种各样的心理上的不安,焦虑,所以对前途不是太清楚。


但是实际上我觉得这个转型对中国的前途是更好的。经济从传统的出口制造开始慢慢进入到更多的服务消费,技术上不断地科技含量越来越高。


整个金融市场上,已经开始慢慢地从传统的债务为主的融资方式,变成主要以直接融资以股权为主,这个也是我们去杠杆必须要走的一条路。


所以股权融资一定会在将来中国的经济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那在这个过程里面,市场的主体也逐渐发生变化。


传统上主要以零售市场、个人投资者为主,从现在开始往后,机构投资者尤其是长期的、比较有耐心的资金慢慢进入市场。国外长期的、有经验的投资也慢慢进入到这个市场,所以这个市场主体会发生变化。


这个变化在美国,是在70年代后期发生的,其实在70年代中期之前,美国市场其实也是以零售、个人投资为主的市场,也是刚才查理讲到的赌博性质的这种交易也是广泛存在的。


到了70年代后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养老金开始变成了必须。每个公司、每个个人都必须要求强制性的储蓄,强制性储蓄政策使得机构投资开始学起,整个市场主体在下面十几二十年慢慢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今天这个市场完完全全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机构投资者中也不是说大家都是长期耐心,但比相对于个人投资来说确确实实发生了质的变化,价值投资也慢慢的被所有人接受。


我觉得长期是一个过程,如果有这个时间,眼光放的远一点,放的耐心一些,你就会看到这样一个时期其实是给优秀的、有耐心的长期投资人提供一些蛮好的投资机会。


儒家思想及中国投资机会


《红周刊》:您刚才提到儒家思想和《穷查理宝典》很多地方是相通的,您也提到了孔子、您和巴菲特的行为方式也像信奉儒家思想的人。那么儒家思想对于投资会起到什么样的正向推动作用呢?


芒格:如果你是一个更好的人,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投资者。如果你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你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投资者。


孔子讲的这些,你有什么不喜欢么?虽然孔子之后的世界已经经历了2500年的变化,今天的事情孔子不知道,但他对人生的基本态度、对人生的基本理解和现代文明没有什么不相通的地方。


《红周刊》:谈了中国人、儒家思想,再谈谈中国的投资机会吧。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会上,您提到了中国的未来是很光明的,而且已经在中国寻找猎物。


我们特别感兴趣,中国现在的资本市场处于怎样的阶段?是不是像您说过的,会是1973年、1974年或者是1982年的美国那样,一个猪猡也能赚钱的美好时代?


芒格:对于投资者来说,拥有更多的价值就是你买入中国最好的公司,或者买入美国最好的公司。我认为以当前的价格来看,比较中美两个证券市场,我认为,中国最好的公司当前的价格要比美国最好的公司价格便宜。


所以,中国人不必去国外寻找好的投资,在自己的国家里就有很多机会。在中国有一些非常优秀的公司,目前价格非常合理。(《红周刊》采访芒格先生的时间是奥马哈时间2018年5月6日。)


《红周刊》:您看到的价格非常合理的公司是谁?或者是什么方向?


芒格:噢,我们不能告诉你(笑)。总之,中国市场正在越来越向外国投资者开放,来自国外的参与越来越多,市场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健康。这些都很好,最终会推动市场价格上涨。


《红周刊》:这个资本市场开放的速度越来越快,包括芒格先生和李录先生在中国都有一些投资,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资本市场需要通过什么改革才能突破瓶颈,能让外资的投资更顺畅,更好的保护国内国外股东的利益?


芒格:中国正在越来越向外国投资者开放,它的市场变得越来越强,来自国外的参与者越来越多,这些都很好,最终这会推动一些价格上涨。


李录: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有几项重要的举措,使得外国投资尤其是中国的A股国内的市场变得非常的便利。首先沪港通、深港通,现在为了深伦通,这些是让外资进入中国最重要的举措。


当然我们看到的MSCI的加入,也是改革的直接反应。从今年开始,另外一项深远影响是外资尤其是金融服务行业包括金融投资、资产管理在中国的管理全放开。


这个又是一项改革的举措,这些都非常得好。你的问题是还有哪些事情可以做,我觉得如果在监管方面的监管举措,和国外类似的印鉴。


我们能有共同遵守的管理方法,能够和主要的市场,比如香港、纽约、伦敦互相连载、共同的措施,尤其是退市。


在金融领域内的反腐作用非常好,首先要把市场清理开,把好的进来,坏的出去。


慢慢能够让注册制能逐渐落地,变成“良币驱逐劣币”,优秀的公司能够被引入到国内市场,让更多的机构投资者慢慢变成投资主体。


在下面几十年能形成良性循环,股权投资会作为金融领域里面最重要的方式,慢慢依赖银行、依赖间接投资的方式也会改变,中国会把杠杆真正去掉,对于中国经济长期来讲的重要隐患。


把整个杠杆降下来。所以我觉得下面这些改革不仅对中国证券市场,还有整个经济体制的改革,都具有非常深远的影响。


伯克希尔对科技股的态度


《红周刊》:我们一直都知道伯克希尔在投资股票的时候都是以消费品和工业品为主。


然后从2011年开始投资IBM,到现在成为苹果的第二大股东,我们知道就是在一季度的时候伯克希尔还增持了苹果7500万股。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的话,这种投资的转变,是新的能力圈的拓展吗?


芒格:伯克希尔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在美国市场寻找足够低的价格投资,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他们是很好的投资,最后我们找到了几家,情况有点不同了。


总而言之,你也可以说苹果是一个电子消费品公司。


沃伦说,他可以理解消费电子产品,比你能更好地理解计算机,这是伯克希尔买入苹果股票的原因。


还要强调一下我们这样做的另一个原因。如果你要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必须坚持不断学习。


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情况在变化,我们的投资也会变化。


李录(补充):这些新的投资也是巴菲特先生和芒格先生学习的结果。


《红周刊》:那其实就比如说像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很多中国的投资人,他在做国际配置的时候也会有,伯克希尔未来会更多地关注科技股么?


芒格:我们唯一公布的已经投资的公司是苹果。


我想,沃伦说的是与其他那些公司相比,我们更了解苹果。


我们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所以我们投资于根据我们能力所能找到的,在我们眼里看起来能够提供良好价值的投资对象。


当然这有时候给我们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


看看我们对航空公司的投资吧。


在几十年里,我们都在拿对航空公司所进行的投资开玩笑,我们开了几十年的玩笑,航空公司投资惨淡,为航空公司投资股东。


但突然之间,我们买入了每家航空公司的股票,因为航空公司的股票价格已经大幅下跌,是那么便宜,非常有潜力。


条件发生了变化,我们都愿意拥有航空公司股票了。


我们改变了,是因为世界改变了。


李录(补充翻译):这就是我们的投资逻辑实际发生变化,我们也会跟着变化,我们必须要不断地去学习。


所以这样变化的结果,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我们的投资组合显得比较奇怪,但这就是结果。


芒格:几十年时间里,沃伦和我也都不喜欢铁路股票。最后我们买了,因为世界变化了。


很快只剩下了四个大的铁路公司,并且技术发生了变化,整个世界都变了,然后我们买了铁路股票。


然后,我们买了四家之中最大的最完整的铁路公司。


因为世界在发生变化,我们也发生变化。当现实发生变化,难道你的思想不应该发生变化吗?


《红周刊》:美股市场给投资者带来超额收益的都是与人们生活相关“吃、喝、拉、撒”的股票。


最近10年亚马逊、苹果这种科技类公司开始发力。那么,您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会复制美国这条路吗?


比如说,您可以预计一下未来十年、二十年这种大的前景和格局是什么?


芒格: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这种情况已经在中国发生了,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同样在中国发生。


李录:在经济整个发展的过程中,我觉得我们可能大概还是在这个,就是我在我的《现代化十六讲》里面谈到的,我们这个是在2.5的过程,就是他确确实实是在发展中国家的晚期,发达国家的早期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里面,消费、服务会变得非常重要,消费、服务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领域,能够产生比较优秀的,长期保持竞争优势的公司。


同时我们,在互联网时代,中国确确实实几乎是跟全球同步的。


在某些方面,比如说,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有很多自己独特的创造,和他们相比的美国公司,其实在某些方面,各有千秋。


还有一些,比如说,我们突破了支付的瓶颈,比如说很多东西,像共享,这些没有简易的支付手段很难做起来,所以这方面应该说,中国走在前面。


还有一些其他的方面,比如说像今日头条等,其实在很多方面,在类似的公司里面走在美国前列,当然有一些独特的原因,我不会去一一的谈了。


所以我就说整个市场经济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当这个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会自己自动创造出那些最优秀、最伟大的公司。


很多在美国经历过的事情,在中国,就像芒格先生说的,确实有可能会重复,但也不会是简单重复。


所以投资简单,但是也没有那么简单,还是需要艰苦的努力去学习,慢慢的去找到自己适合的。


所以找到这些公司,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承认自己的这个能力的边界,比如说你问我的这些问题,其实我不是所有东西都能够回答。


我有一个大体的感觉,但是每一间公司,必须要具体公司具体分析,我们也不会去做哪些比较大的,完整的预测,这些不是我们的投资风格。


这些对于真正的投资收益其实一点用都没有,反而常常帮倒忙,会让你进入一个先入为主的状态,其实对投资的收益一点都不好。


所以我觉得还是要脚踏实地,一间公司一间公司,具体公司具体分析。


但是从大势上讲,我们确实已经看到,美国已经发生的事情在中国也会被重复,那么这个互联网科技,也确实会产生他自己独特的,这些优秀的公司。


《红周刊》:那像腾讯您有关注吗?


李录:所有优秀的公司我们都会关注,但是我们并不会去,芒格先生、巴菲特先生,我们基本上从来不讨论具体的投资,比较抱歉。


《红周刊》:您回答的真的已经非常精彩了,那咱们进入这个话题,这个我是单独问芒格先生的,是关于这个一些人性和投资方面的。


您的《穷查理宝典》里提到了,就是说特别崇尚孔子的孝道,那么就是说还有很多儒家思想,就是跟这个《穷查理宝典》是相通的。


那么这个东西,您觉得儒家思想对于投资来说的话,能够对投资起到一个什么样的正向的推动作用?


芒格:如果你是一个更好的人,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投资者,如果你是一个更有智慧的人,你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投资者。


关于儒家思想有什么不喜欢的呢?我们说的是很久以前的2500年,很久以前,好多今天的事情,孔子是不知道的,但是他的基本态度是非常文明的。


【阅读:133】 【登录后才可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



正在发送,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