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南:伟大的投资者都是野生的
发表时间:2019-09-05 07:50:49   评论数:0   来源:杨天南财务健康谈   未收藏

某些特质属于

天赋异禀,与生俱来,

后天难以习得。

  八月里,动荡继续,香港暴乱已两月,阿根廷汇率一天大跌40%,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人民币汇率破七。

 

前晚朋友相聚,提到阿胶上半年净利大跌78%、股价腰斩纯属活该,原因有三:“1,提价;2,囤货;3,无疗效。” 


另一位回应道:“你看看另一个股价大涨的,好像也是这三点:1,提价;2,囤货;3,一级致癌物。”


家相视哈哈大笑。

(暗指茅台,2019上半年净利增长26%,PE35,八月上破千元大关,市值1.4万亿。

 

    如果说盈利升降是股价涨跌的原因,或许也过于简单,因为我们涉及的一些公司,八月公布的上半年财报显示,业绩增长少则百分之二、三十,多则百分之八、九十,但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这些公司的股价却跌去百分之二十,可谓大幅下跌。

 

    这些表现再次演示了何谓熊市,所谓熊市就是如果公司利润下滑,估计你会继续下滑,所以,股价大跌;如果利润上升,估计你将会下滑,所以股价也大跌。投资成功是难的,难在人心莫测,难在莫名其妙。

 

    自从《一个投资家的20年》一书面世以来,除了如潮佳评之外,间或也有读者提出些疑问,例如:交易是否太过频繁;又如,看完这本书,还是不知道如何投资等等。

 

能提出这些问题的人基本上都属于“读过不等于读懂”的情况。该书是由专栏集结而成,至今已经写了十二年零四个月,当时的初衷实际上有两个:


1,巴菲特投资理念在中国是否可行?

2,中国股市到底是不是赌场?


可以说,时至今日,当初的目标都已实现,所以,如果哪一天专栏不再继续也算是完成了历史使命。

 

对于专栏组合的换手率,我们特地计算了一下过去五年的情况,分别如下:


201490.38%

201580.30%

201681.32%

201735.28%

201860.93%


2019年前7个月为 9.99%。这样的换手率有人说太高,也有人说太低,见仁见智。但可以悄悄地补充一句,在开户券商那里,我们常年属于被“痛恨”的一类。

 

至于教人如何投资并非我们的目标,过去的二、三十年我在这方面进行过多种尝试,虽然还在一定范围内继续,但基本上已不再抱有幻想。例如,我在北理工教授MBA的投资学课程,望着济济满堂的热情学子,我知道他们之中99%注定是不会成为投资家的,对于谁是那杰出的1%,我也并无把握。

 

    基金经理马克·赛勒尔在2008年面对哈佛的精英才俊直言不讳说:“我不是来教你们怎样成为一个伟大投资者的,相反,我是来告诉你们:你们几乎已经没有机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投资者。”他进一步指出,成为伟大投资者所需具备的七个特质,一旦成年就再无获得的可能。换句话说,某些特质属于天赋异禀,与生俱来,后天难以习得。

 

    《20年》一书翻开扉页,开宗明义的一句话就是:“我们的使命是帮助那些可以帮助的人取得投资成功,而不是帮助他们成为投资家。”这完全是具有自知之明的表述。即便投资业界公认的导师,伟大如格雷厄姆者,一生又能培养出几个巴菲特?反过来想想,巴菲特是被培养出来的吗?

 

久历之后恍然明白,为什么以前听说,厉害的师傅,都是师傅找徒弟,而不是徒弟找师傅。外在是条件,内在是根本,即便是教育培养,也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看看那些成功的企业家,无论是董明珠、还是任正非,无论是马明哲、还是陈东升,从马云到马化腾,从雷军到刘强东,有谁是从商学院批量生产出来的呢?


有一句话叫“伟大的企业家都是野生的”,同样,伟大的投资者也都是野生的


文/ 杨天南

2019年8月31日

【阅读:67】 【登录后才可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关注“组合投资管家”微信公众号后,可随时在手机上做组合管理、订阅策略、历史投资模拟等常用投资功能。

正在发送,请稍候......